好运pk10 首页>>
长沙新乡贤助力乡村治理调查
发布时间:2019-06-19 14:33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好运pk10

 

◆ 村庄发展建设有了领头群体

◆ 乡贤乡间俚语调解更接地气

◆ 农村村民自治能力明显提升

◆ 可以有效化解农村治理难题

□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10年前,村里环境脏乱差,各种矛盾纠纷频发,村民动不动就上访;10年后,变成湖南省美丽村庄建设示范村,没再发生一起上访事件和刑事案件。这个发生美丽蝶变的村庄,便是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茶亭镇静慎村。

在静慎村党总支书记姚罗华看来,村容村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新乡贤力量的推动分不开。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培育富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精神的新乡贤文化,积极引导发挥新乡贤在乡村振兴,特别是在乡村治理中的积极作用。从此,新乡贤这个模糊的名字清晰起来。

近年来,长沙市司法行政部门在全市乡村(社区)积极探索发展乡贤调解新模式,将基层自治、法治、德治有机融合,有效化解了社会矛盾和信访隐患,推动形成独具特色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新格局。静慎村就是一个鲜活的样本。

新乡贤在基层治理中到底发挥着怎样的作用?能否缓解农村治理难题?近日,记者专程赶赴静慎村展开调查。

乡贤归来村庄建设有了领头群体

“乡贤是一种榜样,是一种力量,是一种责任。将乡贤文化引入社会治理,是美丽乡村建设的生动实践。”在静慎村乡贤榜中,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

静慎村尤布冲组有个乡贤广场,周边环绕着一块块宣传乡贤文化的宣传栏,广场正后方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乡贤阁,旁边还有一座乡贤馆……乡贤元素在村里随处可见。

静慎村缘何推崇乡贤文化?姚罗华道出缘由。

11年前,40岁的姚罗华在长沙做包工头,收入可观。可是每次回来,村里的景象都让他焦虑。

静慎村地处望城区最北边,基础设施差、环境治理糟、矛盾纠纷多,村经济在区里长期垫底。“当时,村里大部分田地都荒芜了,年轻人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老幼妇孺,打架、上访的事情时有发生。”姚罗华说,家乡如此情景让他产生带领大家改变村容村貌的念头。

2008年,姚罗华回到村里,以微弱的优势当选村支书。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如何带领村民发展经济。

静慎村在外经商的一些年轻人有头脑、门路广,如何把他们吸引回村是关键。经过一番考证、梳理、实践,姚罗华提出“静慎乡贤”的概念。

1985年出生的姚栋,大学毕业后和妻子文莎长期在外做生意。2012年,抱着改变村里面貌的决心,姚栋回到静慎村。

姚罗华说,以前村里80%以上的土地种红薯,有50多家中小型加工作坊,但制品不新、销路不畅、竞争力不强。2014年,姚栋、文莎夫妇在村里流转了上百亩土地,搭建了网上销售平台。从此,静慎村的红薯走向全国。

与姚罗华同龄的余支良擅长种植水稻。在姚罗华的鼓励下,余支良在村里流转土地,规模化、机械化种植优质稻,成为全村第一批发展现代农业产业的新农民。

如今,姚栋和余支良先后被推选为静慎村新乡贤。

“我们希望通过推选新乡贤,让这些长期扎根乡村、发展现代农业的村民成为村庄建设的领头羊。”姚罗华说。

纠纷减少全村保持10年零上访率

静慎村曾是远近闻名的上访村。姚罗华回乡前夕,在一起矛盾纠纷引发的案件中,7名村民被刑事拘留,一人被判刑。

“搞好乡村治理的前提就是要给村民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和谐环境。”姚罗华说,首要任务就是将矛盾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为此,他提出要做到小事不过夜、发现问题当天解决。

2008年,静慎村两委将排查发现的117个问题列成清单,当年解决了114个,剩下的3个也在第二年解决了。

处理这些问题过程中,姚罗华发现,乡贤们乡间俚语的调解易被村民接受,有时比村干部调解效果还要好。

为了就近调解矛盾纠纷,在望城区司法局和茶亭镇党委、政府、镇司法所的指导下,静慎村乡贤理事会在全村开设30个乡贤讲堂。村民发生矛盾纠纷,乡贤就会主动邀请双方来到讲堂,摆事实、讲道理,许多矛盾纠纷在谈笑中化解。

去年7月,静慎村村民姚清(化名)的母亲年满70岁。按照风俗,晚辈给老人做寿有利于老人健康长寿。当时,静慎村已将移风易俗写进村规民约,明确办喜事不能搭建拱门和放彩色气球。

但姚清从外地回来的小孩认为,应该热热闹闹地给奶奶庆祝一下。在做寿的前一天,他们在大门口搭建起拱门,还扎了很多彩色气球。

姚罗华请村里红白理事会的乡贤去做姚清小孩的思想工作,但未成功。这时,“六老宣讲团”的乡贤们决定去试试。“六老宣讲团”由村里一些60岁到80岁的老人组成,威信高。经“六老宣讲团”和村干部再三做思想工作,姚清的小孩主动拆除了拱门,简单为老人办了寿宴。

姚罗华透露,现在村里很少发生矛盾纠纷,近10多年来,保持零上访纪录。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是村民对10多年前静慎村环境的描述。那时,一些村民房前屋后、山上土里,经常污水横流,白色垃圾围村。

为此,静慎村成立环境卫生理事会,一些庭院环境搞得好的村民被吸收为新乡贤,带动村民搞好环境卫生。10年下来,随处丢弃白色垃圾的陋习得到有效遏制。

治理了垃圾污染后,治理生活污水成为又一道难题。

从2014年开始,静慎村开始进行雨污分离处理,每家每户都修建化粪池、堆沤池、隔油池,人口集中的地方建人工湿地。粪水、臭水、油水进入三池后流到人工湿地,经植物净化后才能流进山塘、水坝。

姚罗华说,静慎村每户村民家庭现在基本实现“四个一”的标配,即一栋好房子、一块精致的菜地、一个花园、一口小池塘。

化解难题乡村治理走上善治之路

经济发展了,环境变美了,静慎村成为湖南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村民感受到新乡贤力量带来的变化。

那么,静慎村推选新乡贤到底要经过怎样的程序呢?

姚罗华介绍说,新乡贤一般由村民推荐,乡贤理事会投票决定,村党总支和村委会把关。目前,村里有9000多名常住人口,新乡贤已有1600多名。对一些为村里发展作出过贡献的乡贤,村里会给予一定的荣誉和奖励,树立他们在村民心中的地位。

“新乡贤有位才会有更大作为,带领村民共同致富。”姚罗华说,静慎村40多位工作出色的新乡贤被评为“最美新乡贤”。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长沙市在农村治理中引入新乡贤群体,并不独在静慎村。近年来,长沙市司法行政部门在全市积极探索发展乡贤调解新模式,将基层自治、法治、德治有机融合。

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街道新乡贤馆荣誉馆长苏立雄介绍说,捞刀河街道从2016年便开始评选新乡贤。新乡贤不仅为辖区居民义诊、义讲、义捐,还在基层治理中发挥着很大作用。

位于浏阳市北部的沙市镇秧田村,是远近闻名的博士村。30多年间,这里走出26名博士、3名在读博士、100多名硕士、600多名大学生。

秧田村村主任屈尚能告诉记者,秧田村最大程度发挥新乡贤的作用。几年前,村里组织博士、企业家成立秧田村助学基金,资助因为贫穷读书困难的孩子。

新乡贤对于推动基层治理的意义,受到从官员到学者的广泛关注。

“从乡村走出去的各类型人才是新乡贤的重要来源,他们为乡村治理提供了重要的力量源泉,提升了农村村民自治的能力。”望城区茶亭镇党委书记李勇说。

长沙市司法局副局长喻中文认为,新乡贤积极参与家乡建设,可以激发村民参与乡村事务的积极性,提高凝聚力和自治能力。

“新乡贤一般在村民中具有较高的威信,将这一群体引入农村治理,能够加速政府各项政策的贯彻和实施,有效化解农村治理难题。”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坦言,以前的农村治理存在一定困境,乡贤拥有威望和权威却无治理权,某些拥有治理权的单位又欠缺本土权威。如今,乡贤权威与基层治理单位有效结合,可以畅通政令,沟通民意。

“要想使新乡贤助力乡村治理成为常态模式,可以考虑制订相关政策或法律,充分保障新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合法性地位。”黄捷建议。

□ 记者手记

记者在望城区茶亭镇静慎村采访时,村民殷小良说,10年前她家里不敢养鸡养鸭,因为怕被偷,现在白天不关门就可以放心出门了。对于村庄10年间发生的变化,村民们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农村的社会治理是一个大课题,长沙市实施新乡贤力量助推基层治理工作的探索,真正让老百姓感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感。


责任编辑:suminglong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