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无障碍系统
手机版
法治号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法制日报报系
好运pk10 首页>>
时间隧道:艾玛在2025年是如何学习法律的
发布时间:2019-06-12 10:04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好运pk10

编者按:本文译自美国法学院协会创办的《法律教育杂志》(Journal of Legal Education)第59卷第3期(2010年2月出版)。作者保罗·布德罗(Paul Boudreaux)是佛罗里达州历史最悠久的斯泰森大学法学院(Stetson University College of Law)的教授。这篇文章来源于他对自己接受法律教育20年来社会和经济变化的思考,这让他开始反思2025年自己是否还会像他希望的那样教法律。虽然本文是旧作,但今日重读仍有不少启发。

□ 保罗·布德罗[美]□ 蒋惠岭/译

星期三早上,一阵悦耳的铃声将22岁的艾玛从睡梦中唤醒。

她轻眨左眼,其租住的单间公寓西墙上那块与墙体同样大小的屏幕便亮了起来,音乐也轻声响起。她发现昨天晚上没有收到任何新的信息。稍事调整,她便开始了一天的法律学习。

她轻轻扭动了一下左手腕,大屏幕显示出前几天她的“法律协议”课程(Legal Agreements)的主题。屏幕上弹出一张笑脸,下面是莱克星敦法律项目(Lexington Legal Program,LLP)的版权提示,表明该项目属于一家中德合作企业集团所有,而该集团已成为美国法律教育的主要供应商。

屏幕上的那张笑脸说,今天课程的重点是分析否定协议执行效力的政策原因。它简要阐述了这一问题的反对立场,然后介绍了上诉法院最近处理的两起案件的背景。

艾玛又轻轻扭动了一下左手腕,屏幕切换到了第一个案件的视频菜单,联邦法院在两个月前对该案便作出了判决。第一个视频是三分钟的法庭辩论片段(法官很少听取律师的辩论,大部分时间是原告律师回答法官的提问)。艾玛对于她认为有用的律师观点作了“头脑笔记”。第二段视频是对被告论点的总结,并讨论了被告律师为LLP准备的诉讼策略。该视频还提供了支持被告立场的理论研究成果摘要的链接。

然后,艾玛启动了她的9G设备,它立即将墙上的视频复制下来。然后她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喷头,把9G设备插在浴室插座上,浴室墙面上便开始自动播放刚才的视频。她把视频快进到法院判决部分(根据新的联邦法律规定,法院的判决一般应限制在1000字以内)仔细观看。

艾玛一边往头发上抹香波,一边把视频转放到“学者研究”部分。像以前一样,她发现这种所谓研究或学者评论通常是用处最小的。她快速浏览了几篇评论文章,这些文章都在2000字以内。除了少数例外,如今几乎所有的法律评论文章都被限制在这个篇幅之内。到目前,艾玛已经懂得了学习法律的策略,即务必专注于实践而不要在没用的“理论”上浪费太多时间,考试时也很少考“理论”问题。

洗完澡并擦干头发后,艾玛回到卧室,扭动了几次手腕,温习了几个她已经看过的视频。她对自己在法律分析方面的天赋充满信心,因为她在小学五年级曾接受过基因测试,这一测试对她的逻辑和法律分析能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尽管这项测试还未被完全认可。然后,她为下午的勤工俭学工作(即她在宿舍完成外面的法律助理工作)做了些准备。她感觉,自己应对LLP要求的每周两次的考试(或称“评估”)已经没有问题。

LLP这次的考试题包括多项选择题、短篇论文题(通常带有专业要求),以及当面询问由电脑自动生成的一名“客户”。这位“客户”正努力为自己发明的新冷聚变汽车(cold fusion car)争取更高的经济回报。艾玛知道,她给出的答案(包括短篇论文)将由一个计算机程序进行“评估”,而这个程序主要是去寻找答案中的某些特定短语和词组。公司随机抽选出一些书面答案和面谈记录交给与LLP签订了合同的律师作简要审核,但面对5000名选修法律协议课程的学生,这些律师每周也只能审核学生试卷中的一小部分。

当她口述自己的答案时(这些答案的书面文字立即出现在她的屏幕上),她感到耳塞轻轻动了一下。她微微转头,便接通了电话。

“你好,亲爱的!”她中年父亲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你今天在忙什么?”当她回答正在学习法律时,父亲问:“你喜欢你的合同法教授吗?”

艾玛笑着说:“爸爸,现在可不像您在法学院学习时还有什么‘教授’!”她的父亲2010年从一所业余法学院毕业,但现在对艾玛的这些新说法很不习惯。艾玛说:“我觉得我的协调员很好,尽管我没有花很多时间听她说话。”

艾玛所说的“协调员”(coordinator)就是她早晨醒来后第一次出现在屏幕上的那张笑脸。协调员负责指导艾玛学习法律协议、人身伤害和其他课程,是与LLP关系最为密切的指导老师。虽然协调员是一名律师,但那只是一份兼职工作。所有人都觉得LLP聘请协调员时,更多地是看重他们的口才和年轻美貌(许多人认为,在2010年代青少年整形手术兴盛之后,这方面的人才供应有所增加),而不是他们的法律才能。事实上,大多数法律专业的学生把他们的协调员戏称为“谈话者”。LLP的一个竞争对手已经开始使用由计算机自动生成的“谈话者”了。

“什么?没有教授?这可真奇怪!”她父亲说。在美国,传统法学院仅存两所,即哈佛法学院和斯坦福法学院,每个法学院只有100名学生,只开设少量的在线学习课程,那里的老师仍然能叫出他们学生的名字。一年前,当父亲问艾玛是否愿意申请这两所传统法学院时,艾玛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表示对LLP的学习方式更满意。其实,艾玛听说只有那些对自己信心不足的富家子弟才会选择这两所传统法学院。

当然,艾玛的父亲对LLP感到满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斯坦福大学每年的学费是2万美元(按主导的人民币固定汇率计算),而两年的LLP法律课程每年只需2500美元学费。正是学费优势使得LLP和它的另外两个主要竞争对手占据了95%以上的法律教育市场。学费差异也使得2010年代的议会游说和相关诉讼获得了成功,有些活动是由少数族裔和穷人权益维护者倡导、发起的。他们反对州律师协会关于劳动密集型法律教育模式的旧有规则。

这时,艾玛耳朵里传来轻微的嗡嗡声,那是她的外卖午餐比萨快要送到了。艾玛结束了与父亲的通话,作完考试评估。当第二声嗡嗡声响起时,说明她的比萨已经到达她的公寓门口。她打开房门,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机器人帕奇西(Parcheesi)又来给她送午餐。但她惊讶地发现,站在机器人身后的是一位身穿比萨公司红黄条纹制服的年长男子。

“你好!”她问,“你是谁?”

“我只是个质检员,”那人礼貌地说,“我们在这个型号的机器人身上增加了一些新软件,我来看看这些功能是否都能正常工作。”

当机器人扫描艾玛脚踝上的借记卡时,她顺口问那人:“你喜欢在比萨公司工作吗?”

“还可以吧!”那人回答。他注意到了她墙上的LLP屏幕,问:“你在学习法律吗?我以前是法学院的终身教授,不过……嗯……那是世界发生变化之前的事情了。”

艾玛满脸疑惑,又与他寒暄了几句,关上门,提醒自己下次和父亲谈话时,一定要问一下他“终身教授”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译者为国家法官学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莫亚奇
相关新闻